黨性在老板“圍獵”中迷失——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書記李云忠違紀違法案件剖析

日期:2017/8/2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點擊:15816 

  • 一個共產黨員,整天和老板勾肩搭背、推杯換盞,為了發財居然自開茶室索賄,黨性在哪里?

    一個組織部長,任人唯“錢”,大肆賣官,甚至被老板用金錢操控,使組織部成了“官帽超市”,廉恥在何處?

    一個領導干部,貌似兢兢業業、廉潔奉公,實則目無法紀、貪得無厭,十八大以后依然頂風違紀、不知收斂,心里哪還有黨紀國法?

    李云忠注定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!

    經云南省紀委調查,他在擔任云南省委組織部干部四處處長,曲靖市委常委、市委組織部長和市委副書記期間,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,嚴重違紀違法。其在曲靖任職期間,日均受賄達1.7萬余元,單筆受賄最多達600萬元,受賄總額高達4000余萬元。

    2014年9月30日,云南省紀委宣布,李云忠嚴重違紀,其涉嫌犯罪的問題已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隨后,李云忠被開除黨籍和公職。

    1.人前的李云忠一本正經,連朋友送條煙都堅決不收,人嘆其廉潔;人后的他被老板們尊稱為“三哥”,頤指氣使、無法無天,變著花樣弄權斂財,人驚其無恥。案發后,李云忠懺悔說:“我的所作所為,已經看不到半點黨性,這是我最大的缺失。”

    在被查辦之前,李云忠有截然不同的兩種人生。

    在一種人生中,他是一名副廳級領導干部,為人謙虛,待人溫和,是下屬和同事眼中“工作嚴謹、廉潔自律”的典范。

    一次他和朋友吃飯,得知他喜歡抽煙,朋友便拿了條煙送他,他連聲推辭,堅決不要。在場的人都感嘆他清廉,連條煙都不收。

    特別是聽說他這個級別的干部,居然沒錢買房,大家對他更是佩服。認為他甘于清貧,是難得的好干部。曲靖市的幾次民主測評,李云忠得票都很高。

    然而,就是這位一本正經的“好干部”,在另一種人生中,卻是頤指氣使、不可一世,是老板們眾星捧月的“三哥”(因其在家中排行老三,老板們都極盡逢迎地稱他為“三哥”)。

    “三哥”喜歡抽煙,老板們便一箱一箱地往他家送各種高檔煙;“三哥”愛打牌,一打就是一個通宵,只要“三哥”高興,老板們再忙也奉陪到底;“三哥”缺錢花,老板們更是二話不說,想方設法孝敬他,最大的一筆達600萬!

    這兩種人生,格格不入,李云忠卻“切換”自如,左右逢源。究其原因,在于其思想蛻化,早已喪失了黨性、沒有了廉恥,因而已經習慣人前一套、人后一套。表面“廉潔奉公”的面具,正是他大肆斂財、腐敗墮落的“保護色”。而一旦和老板們相處,他覺得一切盡在掌握,不免放浪形骸、原形畢露。

    “我的所作所為,已經看不到半點黨性,這是我最大的缺失。”案發后,李云忠懺悔說,貪婪之心,于他而言,不是簡單的見財起意,不是“觸景生情”,更不是一時糊涂,而是有很深的思想根源,靈魂深處不干凈。

    李云忠不是沒有艱苦奮斗的經歷。他靠著好學、勤奮和組織的培養,從昆明市盤龍區的一名警察,一步步成為省委組織部的干部、處長,曲靖市委組織部長,直至曲靖市委副書記。

    在省委組織部期間,他就以“筆桿子”著稱。后來,職務逐步提升,當上了處長,爬格子的時間少了,和老板們觥籌交錯的時候多了,“眼界”頓時一開。兩相對比,頓覺之前寫材料太枯燥,簡直是浪費生命。

    “看到別人有錢、別人發財,自覺不自覺地會盲目攀比,為什么他能我不能?”“眼界”打開的李云忠,常常如此自問,內心煎熬不已。

    尤其是當他看到一些學歷、資歷、能力不如自己的人,物質條件都比自己好,心理更是無法平衡,怨氣、失落感油然而生,嫉妒、欲望不斷累積,久而久之便降低了對自己的要求,一心想著找路子發財。

    在省委組織部工作期間,李云忠就以買房手頭緊為由,向搞工程的老板“朋友”楊某“借款”70萬元,此后卻絕口不提還錢之事。等了一段時間,發現平安無事,他大受“鼓舞”,膽氣日足。

    2008年,將近50歲的他擔任曲靖市委組織部長后,迎來了“大展身手”的舞臺。面對來自方方面面的“委托”、“招呼”,只要是有利可圖,他都“樂善好施”,變著花樣弄權斂財。

    2.李云忠在曲靖任職期間曾說,他作為組織部長,雖然決定不了由誰擔任縣委書記、縣長,但向書記推薦人選的建議權還是大的,一般縣領導班子成員他還是有“決定權”的。他視公器為商品,任人唯“錢”,嚴重敗壞了曲靖政治生態

    選人用人是大事,選什么人就是風向標,就有什么樣的干部作風,乃至就有什么樣的黨風。身為組織部長,李云忠本應唯才是舉、任人唯賢。可他卻視公器為商品,任人唯“錢”,表面上句句不離“選人用人制度規定”,背地里卻“論價封官、以價議崗”,干著賣官的勾當。

    富源縣煤礦商人郭某就瞄準了李云忠貪得無厭、敢于收錢的“軟肋”,為謀取該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職位,向李云忠送上150萬元。李云忠欣然笑納,隨后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,讓郭某順利當上了富源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。

    富源縣后所鎮雞蛋山煤礦法人龍某如法炮制,為其哥哥、時任富源縣老廠鎮鎮長龍某職務升遷積極活動,向李云忠送去60萬元,李云忠收下后,利用職權將龍某提拔為富源縣副縣長。

    ……

    吏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,為害最烈、遺禍最深。李云忠的嚴重違紀行為,導致“不跑不送,原地不動;又跑又送,提拔重用”官場“潛規則”盛行。一些心術不正、動機不純的人趁機以金錢“開道”,視“當官”為交易,費盡心機投機鉆營,熱衷于拉關系、架“天線”,明目張膽跑官要官,嚴重敗壞了曲靖的政治生態,影響極為惡劣。

    據云南省紀委查實,在曲靖任職期間,僅在為他人謀求職務升遷方面,李云忠就先后收受10余人賄賂,金額高達1600余萬元。

    拿人錢財的李云忠,把嚴肅的組織人事工作視同兒戲,毫無戒懼之心。有一次,有位“買官者”在向他行賄后,對他安排的崗位不滿意,居然在市委召開常委會議前公然向其叫囂并“攤牌”,害怕“東窗事發”的李云忠不得不“上下其手”,在常委會上極力建議市委主要領導撤銷了該議題。

    “我感覺自己不是廉政意識、紀律意識淡化的問題,而是根本沒有的問題。也許在我眼里,廉政是警示別人的,紀律是約束別人的,所以我從未把廉潔自律、作風建設、遵紀守法這些東西放在心上。”李云忠在懺悔書中說。

    3.因為先后10余次收受了徐某1370多萬元賄賂,李云忠在徐某面前毫無尊嚴。徐某多次要求李云忠提拔其“推薦”的干部,李云忠都有求必應。徐某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地下組織部長”

    在老板朋友圈子中,李云忠是風光無限的“三哥”,自覺八面玲瓏,沒有擺不平的事兒。然而,在煤礦老板徐某面前,他的頤指氣使不見蹤影,取而代之的是唯唯諾諾。

    徐某腰纏萬貫,在曲靖號稱“黑白通吃”。他看準李云忠愛財,投其所好,用利益當誘餌,等李云忠“上鉤”后,再加以脅迫,使李云忠變成了“牽線木偶”。

    因為先后10余次收受了徐某1370多萬元賄賂,李云忠在徐某面前毫無尊嚴。徐某多次要求李云忠提拔其“推薦”的干部,李云忠都有求必應。徐某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地下組織部長”。

    事實上,徐、李二人結識很早,但真正熟悉起來,還是李云忠的一次“義薄云天”。

    徐某早年犯罪服刑,其弟找到李云忠,希望李云忠能幫助徐某“保外就醫”。李云忠一番運作后,徐某果然如愿。其弟為表感謝,一次性送給李云忠10萬元。李云忠覺得事辦成了,收點錢是應該的,于是心安理得地收下。這也是他收受的第一筆賄賂。

    出獄后,徐某親自向李云忠奉上50萬元表示謝意,李云忠欣然笑納。二人就此熟絡,從此打得火熱。有段時間,李云忠每個月都要上徐某家里“蹭”上二三頓飯。

    李云忠曾經分別在2009年11月和2011年12月,兩次收受了徐某送給其的500萬元、600萬元巨額賄賂。因為現金太多,李云忠叫來幾個朋友幫忙,分別用三四個紙箱裝運,搬不動了就用腳踢、用腳推。一名幫助其搬運賄金的“朋友”看到現金后目瞪口呆,驚嘆道:“長到這么大從沒見過這么多的錢!”

    收受徐某賄賂之后,李云忠被徐某玩弄于股掌之間,對他的吩咐和“安排”言聽計從。

    2008年1月的一天,徐某得知李云忠要到曲靖市任市委組織部長,遂約他外出泡腳。泡完腳后,徐某向李云忠推薦:“瞿某人不錯,在鄉鎮干過,很能干,這個人來給你當助手會給你分擔很多工作,你一定稱心如意。”李云忠不置可否。后經徐某多次施壓,李云忠不得不照辦,瞿某順利當上了曲靖市委組織部副部長。

    2010年2月的一天,徐某約李云忠到他家吃飯。席間徐某直接對李云忠說:“老哥,你的辦公室主任不行,我給你推薦一個,周某的文字很強,人也不錯。”之后,李云忠按徐某的“吩咐”,將周某調任曲靖市委組織部任辦公室主任。

    ……

    徐某囂張跋扈,在李云忠升任曲靖市委副書記后,還多次“提議”要給李云忠配備秘書和副秘書長。李云忠忍無可忍,拒絕了他的要求。

    見李云忠不“聽話”,徐某直截了當地要其退還600萬元賄款,兩人關系隨即破裂。可笑的是,得知省紀委調查李云忠后,徐某還特地“叮囑”李云忠,稱其和李云忠什么關系都沒有,不要把他牽出來。

    4.按理說,李云忠是組織部長,在工程項目上沒有多少話語權。但他卻說:“我雖然不直接管工程,但是管著管工程的干部!”他將“權力”異化為賺錢工具,明目張膽插手工程項目。為了發財,居然和私企老板簽訂分贓協議

    李云忠身邊老板朋友眾多,老板們對他十分恭敬,有求必應。

    可李云忠知道,老板們對他恭敬,只是看中了他手中的權力。他表示,因為我是領導干部,別有用心的人才會圍著我轉,投之以利,索取更大的利益。

    明知如此,他還是心存僥幸,膽大妄為。老板們給他送錢后,他在工程建設項目招投標環節為老板們打招呼,一起發財。

    按道理說,李云忠是組織部長,主要分管組織人事工作,不分管工程項目,在工程項目上沒有多少話語權。但他卻不那么認為,他常說:“我雖然不直接管工程,但是管著管工程的干部!”他利用職務便利,越位亂權,插手工程建設項目并從中收受賄賂高達2400余萬元,達到了肆無忌憚、無法無天的地步。

    李云忠為多名私企老板承攬工程,在曲靖市的8個縣(市、區)中,就涉及6個,共計20多個工程項目。這些工程項目表面上看來手續完備、程序合法、制度完善、監督到位,事實上李云忠通過打招呼或安排下屬與開發商協商等方式,早就將招投標制度架空。

    曲靖市某房地產老板周某認為李云忠“神通廣大”,多次向李云忠行賄共300余萬元。李云忠拿人錢財、替人辦事,利用職權幫其承攬了多個工程。

    有一次,李云忠弄到一個項目,轉給周某。周某又將該項目轉給別人做,一轉手就賺了500萬元,可周某最后只給了李云忠90萬元好處費。當李云忠從其他老板處得知真相后,大發雷霆,大罵周某是在“打發叫花子”。

    后來,李云忠又搞到一個9000多萬元的水利工程項目,再次找到周某。但這次他“吃一塹長一智”,提出要按照五五開的比例分配利潤,周某堅決不同意。李云忠又提出要四六開,周某同意后,李云忠又以周某不可信為由,要求與其簽訂協議,明確分紅比例。一個領導干部,居然干出了如此荒唐的事,令人不可思議!

    5.為了既“安全”又快捷地斂財,李云忠絞盡腦汁,想出了開辦茶室的方法。利用茶室這個平臺,公然索賄,肆無忌憚。財迷心竅的他,黨的十八大以后,依然不收斂不收手,“進賬”達30筆共500余萬元

    李云忠愛財,愛到癡迷,愛到發狂。

    辦案人員告訴記者,在省委組織部工作期間,李云忠就和搞工程的老板“朋友”楊某熟識,楊某多次給他送錢,他都欣然接受。后來,楊某做生意缺錢,他聽說后“江湖救急”,把收受來的賄賂借給楊某,可“借”得并不便宜,一年要48%的利息!

    為了既“安全”又快捷地斂財,李云忠可謂絞盡腦汁,他左思右想,反復考慮,最后“發明”了開辦茶室的方法。

    他投資在昆明開了一個“金蘭茶室”,為了顯得“有檔次”,又改名為“金蘭會所”。為掩人耳目,李云忠并不出面經營茶室,只是將其視為撈錢的平臺。

    他以投資“金蘭會所”為由,公然索賄,向一些熟識的老板索要了1000余萬元,要來的資金并未用于投資“金蘭會所”,而是購買房產和投資放貸。

    即便如此,李云忠還是不滿足,他曾以“金蘭會所”經營不濟、無力支付員工工資為由,連續3個月以同樣的借口向某老板索要45萬元。

    通過“金蘭會所”這個平臺,李云忠財源滾滾而來,賺得“盆滿缽滿”。一壺茶賣幾百元甚至上千元,老板們依然絡繹不絕;向私企老板打個招呼,就能收取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賄金。這樣一個絕佳的斂財“窩點”,讓他激動不已。

    人心不足蛇吞象。李云忠開始謀劃著在曲靖市也開設一個類似的茶室,老板們怕“吃不消”,紛紛反對,這個計劃最終沒有實施。但“金蘭會所”的秘密早已不脛而走,在私企老板和部分領導干部之間流傳,“聲名遠播”。

    開辦茶室,是李云忠的“得意之筆”。他自認為手法高明、方式隱蔽,實則不過是自欺欺人。這個用來斂財的平臺,不僅沒有成就李云忠“當官發財兩不誤”的迷夢,反而成了他違紀違法的鐵證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十八大以后,李云忠依然我行我素,不知收斂、不愿收手,在罪惡的泥沼里越陷越深。

    據調查,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,李云忠在中秋、春節期間照常收禮,毫無顧忌地通過幫老板“協調”工程項目,從中提成受賄,“進賬”達30筆共500余萬元。甚至在組織對其進行初核調查前夕,李云忠依然不改貪婪本色,“忙著”在茶室和飯店收錢。利令智昏,不外如是!

    6.多行不義必自斃。李云忠倒行逆施,早已天怒人怨。省紀委組織精干力量對他進行調查,他聽聞風聲后,“上躥下跳”,訂立攻守同盟。辦案人員雷厲風行,抓實證據,兩天突破他的防線,28天結案

    李云忠的落馬,源于群眾的舉報和云南省委巡視組發現的問題線索。

    2014年4月,云南省紀委赴曲靖就李云忠的有關問題進行了初核,發現他涉嫌嚴重違紀違法。2014年8月18日,經云南省委同意,省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,對李云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調查。

    當日,李云忠正在會澤縣出席會議,為避免節外生枝,省紀委辦案人員冒著滂沱大雨,在公安特警的配合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李云忠從入住的賓館帶走。

    辦案人員告訴記者,李云忠得知組織在調查他后,多次召集老板統一口徑、串供、簽訂虛假投資協議、訂立攻守同盟,企圖瞞天過海,對抗調查。在2014年6月省紀委找其信訪談話了解有關情況時,他還叫屈訴苦,并相繼向省委、省紀委主要領導寫信“說明問題”,欲蓋彌彰。

    李云忠在曲靖任職時間長達6年多,“樹大根深”,事前又作了充分的反調查準備,要查清他的問題并非易事。

    辦案人員沒有畏難,對問題線索“庖丁解牛”,將巡視組移送的多個線索和群眾反映的多個問題進行分解,確立了“先取小勝、再獲大勝、快查快移快結”的辦案思路。

    李云忠到案后,自認為作案方式隱蔽,并與相關人員做了充分的反調查準備,一開始不愿意配合調查。

    辦案人員不急不躁,先行對其政策攻心,并靈活運用證據,兩天就擊潰了他的幻想。在強有力的證據面前,李云忠臉色蒼白、語無倫次,認真交代了違紀違法問題,并感嘆:“我準備的方向搞反掉了,想不到你們會得到這些證據。”

    該案的查辦,從立案到移送司法機關僅用時28天。多行不義必自斃。李云忠必將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沉重代價。

    懺悔錄

    我的所作所為,已經看不到半點黨性

    因為貪婪,我無所顧忌地收人錢財,還利用“開茶室”為平臺,以“做工程”為借口,千方百計斂財,收受賄賂,拿人好處,瘋狂程度,無以復加。六年多的時間里,收受他人錢財達數千萬之巨。涉罪之深,令人發指。

    當然,不是人人都能走到這一步的。天上不會掉餡餅,我是利用了自己的身份、地位、權力,以權謀私,與他人進行權錢交易。我甚至還買官賣官、公權私用,因為我是領導干部,是市委的組織部長,以后又是副書記,別有用心的人才會圍著我轉,投之以利,索取更大的利益。對我而言,就是種下了禍根。我明知為害不淺,事不可為,卻往往心存僥幸,膽大妄為,在罪惡的泥沼里越走越遠,越陷越深,從心之惶惶、忐忑不安,到無所顧忌,坦然相向。從幾千元、幾萬元、幾十萬元,甚至幾百萬元都來者不拒,受之不愧。

    貪婪之心,于我而言,不是簡單的見財起意,不是“觸景生情”,更不是一時糊涂,而是有很深的思想根源,靈魂深處不干凈。

    一是喪失了黨性。長期以來放松了學習,放松了自我教育,放松了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的改造,淡化了理想信念,丟掉了黨的宗旨,關鍵時候不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而是一心一意為自己謀利;不是以天下為己任,而是以私利為己任,與黨性、黨的理想和奮斗目標以及共產黨員的宗旨背道而馳。我的所作所為,已經看不到半點黨性,這是我最大的缺失。

    二是喪失了廉政意識。我感覺自己不是廉政意識、紀律意識淡化的問題,而是根本沒有的問題。也許在我眼里,廉政是警示別人的,紀律是約束別人的,所以我從未把廉潔自律、作風建設、遵紀守法這些東西放在心上,在一些不適當的場合和交往中依然我行我素、無法無天,屢屢觸犯“紅線”、沖破“底線”尚不自知,這就造成了我淪落為囚的必然結局。

    三是喪失法治意識。我雖然在年輕時有從警經歷,但崗位變動后幾十年不學法,主觀意識中根本沒有把法律當回事,往往以身試法尚不自覺,經常錯誤地認為自己能鉆法律的空子,骨子里對法律是大意無視的,以我這種認識,注定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。

    四是喪失了做人的公德。喪失公德就是喪失了對社會的責任和義務,就是私心作怪,私字當頭,為滿足個人私欲不擇手段,不惜以身試法,導致以權謀私、中飽私囊。看到別人有錢、別人發財,自覺不自覺地會盲目攀比,為什么他能我不能?所謂生意、財富不過是投機取巧而已。有了這種危險意識就導致眼中“有錢無法”,這就是私欲膨脹的結果。眼中有錢、心中無法,不惜以身試法,為黨紀國法所不容。

    我對不起父母,對不起家庭。我的父母均是工人,我們兄弟三人就是靠父母微薄的工資養大的。父母的一生是甘于清貧的一生,是謹言慎行的一生。父親很少出門,我原以為他不善交際,后來我才知道是因為我的緣故。有一次他跟我說:“那些人(左鄰右舍),老來找我麻煩,叫我讓你給他們辦事。”就這樣的話,父親只說過一次。所以,直到去世,父親也沒有叫我去辦過一件與我職務相關的事,哪怕是他本人還是親戚都不例外。父親去世那幾天,有朋友來看母親,臨走時給母親留下2萬元錢,平時感覺很“小氣”的母親,硬是盯住我,叫我把那錢還掉,并給她回了話才算了事。每每想到這些事,心里就會很難過——為什么我沒學到父母親的本事啊? (摘自李云忠懺悔書)

    共0條評論

    已關閉
    全国体彩排列五走势图